此号已废

【all金】九月三十号的汗蒸(完)

♢现代背景(完)

♢日常ooc

♢all金主瑞金

♢十一假期的福利(妈耶,拖了两个月,我懒癌晚期已经没救了_(:з)∠)_也到最后不知道写的什么嗷_(:з)∠)_)



屏风里雾气腾腾,遮挡了金的些许视线,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确认屏风里的两人是谁。

那是两双独特的眼睛,看过一遍就不会忘记。一双,载满了璀璨的星辰大海;一双,携带着温柔和煦的暖暖春风

雷狮趴在台子上,带着戏谑的表情怒斥着安迷修。而安迷修呢,则是一脸传说中的“虽然很生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的样子

“是安迷修和雷狮啊!好巧啊!你们今天也来汗蒸?”金向两人挥了挥手手臂,打了声招呼

“金!在下是来这里打工的。我的王子,能在这里遇到你,在下真是不胜荣幸。”
“哟!小鬼!你也来汗蒸啊,真是巧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回了声招呼。

雷狮将他的视线从金的脸上慢慢下移,就在触及到了某个部位时,露出了痞痞的笑容。他翻身侧躺着,熟练地吹了声口哨“哦哟,小鬼你发育得不错嘛。啧啧啧,真是……”

“住口,恶党!”雷狮话还没说完,就被安迷修冷言打断,随即换上和煦的笑容问道“王子殿下,你需要搓背吗?在下技术还算不错……”

雷狮嘲讽地笑了笑“呵呵,是挺不错的,还疼不死人”

“恶党,你想打架吗!”安迷修一脸冷峻,从擦澡的台子下摸出了自己的冷热流(木剑)握在手中,迅速摆好了战斗姿势

雷狮也翻身下到了地上,右手扛(拿)起不知从哪拿出来的雷神之锤(诺基亚之锤),左手向安迷修手心朝上招了招“来啊,本大爷不怕你这个混蛋骑士!”

眼看着两人又是一言不合就打架,金表示他对此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只有能离他们多远就跑多远。这种时候,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金终是没有受到安哥雷总战斗的波及,并且完美地找到了淋浴区。

金向最里面的一个(身高)看上去像同龄人的,拍了下那人肩膀“嘿,兄弟,能借用一下吗,我只要冲一下就好,很快的。”

那人停下洗头的手,回转过头。

这不是卡米尔吗!

“金,你冲吧”卡米尔让开到了一旁,把位子留给了金

饶是金在这里已经遇到很多熟悉的人了,但依旧很吃惊“嗯?!啊……哦!谢谢啦,卡米尔”

“没事……”

空气尴尬了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两人互不干扰,金冲着澡,卡米尔在旁边等着。又是几秒,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卡米尔“金,一会儿要不要……”

“唔?什么……”金正仰头对着花洒冲脸,听到卡米尔叫他,关了水龙头,一脸迷茫地看着卡米尔。小脸因为被热水冲刷了一段时间而泛红,橙金色的软发也搭了下来,水珠顺着湿漉漉的发丝缓缓滑落,从脸到脖子,经过锁骨、小腹又流向腿部……

卡米尔的脸微不可查地泛了红,习惯性地偏头想要拉一拉围巾遮住自己的面庞,却发现围巾早就存在巴X曼提供的衣柜了。

“咳咳,没什么,就是问你一会儿要不要一起去餐厅吃饭”

“嗯……”金略做思考,摇了摇头,笑着说“算了,格瑞还在氧吧等我呢”

格瑞啊……

“对了!我记起来了!卡米尔你快去救人!”金激动地按住了卡米尔的肩膀,搞得卡米尔一时间不知所措

“怎么了?”

“安迷修和雷狮打起来了!”

!!!纵使内心万分惊讶安迷修居然也在这,但卡米尔面上依旧十分淡定“我知道了,在哪?”

“就在搓澡的屏风里”

卡米尔有如风一般离开了,毕竟救人这事刻不容缓。

金知道自己的实力,去了也只是帮倒忙,也就继续清洗自己的身体。回想着自己的迷路经历,猛然想到格瑞可能已经等自己很久了,立马不再磨蹭,关掉水龙头,找到毛巾自取处擦干身子,换上了店里提供的颇具特色的浴服。头也不吹就跑向了楼下氧吧。

“诶嘿嘿,格瑞!”金喊了一声,专注于看手机上电子习题讲解的格瑞抬起了头,平淡回了句“来了”

金重重点了下头“嗯!格瑞你没有等很久吧?”

“没有,我刚蒸好桑拿到这里”格瑞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起了谎(明明汗早就干了好嘛!)

那就好那就好……

“唔?这些是?”金视线下移,终于发现了地上的大团子

“挺舒服的”就像某人一样……

金迫不及待地挑取了一个躺在上面,一开始还和格瑞聊得起劲,后来可能是因为遇到嘉德罗斯等人,精神上太疲倦了吧,不过一会儿就打起了小呼噜。

看着自家发小缩在团子里毫无防备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替他抹去了嘴角的口水,又揉了揉半干半湿的头发。

真是个粗神经的笨蛋。

格瑞牵动嘴角,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随即在金额发间留下了轻轻地一吻。

“哟!格瑞!在干嘛呢!算我一个怎么样!”人未见而声先到

“嘉德罗斯!”格瑞在听到声音的瞬间收回笑容,恢复了他为人最是熟悉的冰山脸。

“格瑞,吃独食可不好……好东西就要分享嘛……”虽然我更喜欢抢过来自己一个人用!

“恶党,在下是绝对不会让你把王子殿下掳走的!”我知道恶党你在想什么!

刚进氧吧就见到自己心爱的天使在别人怀里,惹得众人对格瑞是一阵羡慕嫉妒恨。

“大哥,小声点,金已经睡着了”卡卡也进来了,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重点。

闻言,嘉德罗斯、雷狮、安迷修都不再言语,轻手轻脚走近两人。

“哼”嘉德罗斯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占据了金的右边,雷狮见状也跟着在金身旁占了个位子,安迷修为了防止恶党对王子殿下出手立马站到其旁边。卡卡没有去金身边,反而在格瑞左侧
躺了下来。

五人无话可聊,互相监视着。夜渐渐深了,一个个都扛不住困虫上脑,怀着各自的心思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金看着氧吧里围着自己安分睡觉的几人,捏了把自己的小脸,又仔细看了看完好无损的氧吧,确定自己还在做梦后,便倒头继续睡起觉……

谁能再睡得着啊!(╯‵□′)╯︵┻━┻这是什么情况啊!昨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这样啊!

【旁白:从此金与五位性格不同各具特色的优秀男子性福美满地生活在了一起】

什么鬼?!旁白?!还有这玩意?!等等!错字了吧!绝对错字了吧!喂。喂!喂!!!







金从梦中惊醒了,发现自己是躺在家里那张熟悉的床上,暗自舒了口气。

还好只是一场梦……

“醒了?你昨天泡澡泡到昏过去了,你没事吧?”格瑞难得直白地表现出对金的关心。

“没事没事!我身体可好了!”金撸起袖子,将并不存在的肌肉展示给格瑞看“总觉得格瑞你有点奇怪,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忘了么?忘了也好……

格瑞犹记得金昨天在池水里泡得迷迷糊糊时主动亲吻的动作,以及那句:

永远在一起吧……









各种奇怪或者不好的地方请务必和我这个脑细已经萎缩的智障计较。
提前一个月画金生贺到现在才画好了个头,拖这短篇还拖了两个月,我真的懒癌晚期完全没救了昂
_(:з)∠)_
对了
有语C雷总的吗
我现在需要快速磨卡卡

第一次刻,很粗糙

提前祝金小天使生日快乐!

【贺图如果赶得及就发_(:з)∠)_】

猫金
银狼格瑞
狮子嘉德罗斯

大概是摇滚都市的音乐精灵pa

最近只会画Q版
而且几个小时变一个画风
_(:з)∠)_

我下周二开始期中考
不求单门高分
只求全部及格
_(:з)∠)_

  @糖分——菳



我很庆幸我发烧了,因为它让长久不做梦的我终于做了一次梦,还是关于凹凸的!【喜极而泣】
但是遗憾的是,我早上醒来忘了
对,我·忘·了!!!
_(:з)∠)_

这个月14号要期中考,目前我九门科目疯狂背书背知识点做试卷+默写ing
感觉生无可恋(´-ι_-`)

最后问一下敏感词大概有哪些,这个我发了好几次都没法出去_(:з)∠)_

大家万圣节快乐呐

发烧烧到不知道自己发烧,我的脑子已经烧坏了

来来,我是一条咸鱼,咸鱼咸鱼咸鱼,咸鱼鱼鱼鱼鱼鱼鱼鱼

还有我画的是左手_(:з)∠)_

凯佬生日快乐嗷嗷嗷!*٩(๑´∀`๑)ง*
能赶在生日之前画完真是太好了!
花了一个多月画完的……
【重度懒癌患者的我哟……】
失约了,没更文抱歉嗷(இωஇ )
【90°鞠躬】
我我我,我尽量下周多更点吧

励志做一辈子金吹(● ◡ ●)ノ❤

糖分——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要小天使的啊啊!!好好看!!!为官方打call!!!!

七创社:

为了庆祝《凹凸世界》第二季火热开播!

官方WB“七创社”在进行转发抽奖哦!

抽5人,奖品是主角组立牌一套!

去过漫展的小伙伴们都知道这套立牌有多么美!

大家踊跃参加吧!


【all金】九月三十号的汗蒸(下)

♢现代背景

♢日常ooc

♢all金主瑞金

♢十一假期的福利(?)



“诶!格瑞你慢点!”

两人很顺利地领到了巴O曼提供衣服。一件深紫,一件深蓝。

金拎着装衣服的袋子,便偏过头看向格瑞,道“格瑞,我们进去吧”

……

“哇!人好多啊!今天是九月三十号耶,人咋那么多?!”金已经脱光了站在浴场口。

妈耶!果体!虽然小时候没少看过,但是……啊!我不行了!

格瑞一言不发,三两步进去了,还不忘拉一把自家发小,抱着好奇(bu)的心态去了生态池。

生态池区域并不算大,但很雅致。

假的绿化带上有苍翠的假的竹子,假的竹子旁边就是带有假山的假的温泉池,假的温泉池里面泡着假的螺丝。

嗯……

假的螺丝?!啊不,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你怎么在这”

“嗯?是格瑞和渣渣啊!”听到有人叫自己,第一反应是愤怒。

哪个白痴感闯进来,不知道这里被包场了吗!

见来人是(果体的)金,不免有几分欣喜。

在看到后面的格瑞,脸色一沉。

“格瑞你怎么还和这个渣渣在一起!我想在哪就在哪,你管得着吗!”

金本能的有些惧怕嘉德罗斯,躲在格瑞身后,小声说“格瑞,要不,我们走吧……”

“走!想走去哪?进了我的地盘就别想走了!给我进来泡着!”

傻金被罗斯拉进了(假的)温泉池,迫于强权(?),只好乖巧地抱腿泡着,把一半脸埋在了水里。
(要问罗斯他为什么能在公共浴室包场泡澡……因为这里是嘉德广场)

格瑞很无奈,见那人没有让自己也留下的意思,只好把金让给这个自大的家伙一会儿“金,我先去桑拿,洗好了氧吧见。”

格瑞走了,两人就尬在那里……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金的小脸已经泡得有点发红了,不满地在水下吐着泡泡。

啊,真的好可爱,想……

“渣渣,吵死了!”心里虽然那么想,可是嘴上依旧不饶人。

“好的,嘉德罗斯!为了不打扰您,我这就走!”听到这句话金如获大赦,溜也似的逃走了。

“喂!”人已经跑远了“啧……”

……

艾玛,好可怕,终于逃出来了。金扶着旁边的墙壁拍了拍胸口,抬头望了望四周。这是哪儿?

“啊!!!好痛!混蛋你想干嘛!不会就不要做了!”

声音从旁边的屏风里突然传来,一开始着实吓了金一跳。听着听着,他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探头进去看了眼……

妈耶,早上六点我房间隔壁就开始装修
耳朵已坏٩( ᐛ )و
让我狗带٩( ᐛ )و
估计会出现(下下)这种东西
八天假期码不完
【重度懒癌患者】